福州我爱我心理咨询中心

生活艰难,人皆如此

2018年11月06日 09:30

你有没有曾经产生过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我的生活那么艰难?”我常常这样问自己。

如果和这个世界上60亿人口中的绝大多数人相比较,生活对我来说其实已经够容易的了。我有很好的父母,我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严重的疾病,我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妻子对我很好,孩子们也很可爱。我甚至还有一份我很喜欢的工作,然而,我的思想中每天还是会不断涌现出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情感烦恼。

“我是不是要感冒了?我可不想周末突然病起来。”“我希望女几今天能够考好,上次考试之后她就一直提不起劲来”“我希望道路赶快被疏,我不能再迟到了,”“要是我可以……就好啦“变老简直太糟了,真没办法!

为什么我的心里整天都会充斥着这样一些想法?我是不是生来就这样?或许吧!

但是,如果真这样的话,像我这样的人也未免太多了,情感烦恼会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其严重程度也各有不同,我们可能会为未来担忧,可能会感到愤怒和悲伤,可能会产生内疾感或羞愧感,可能会因为身体疼痛而烦恼,还可能会感到烦躁或者压力重重,这种状况可能会很轻做;我们抱怨“心情不好”或者“不舒服”。

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完全被焦虑,抑郁、上,疼痛或者其他与压力相关的症状所控制,以至于我们无法正常生活,在很多情况下,做一个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

快乐是可以得到的,这有待你的选择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人类本来就没有进化为一个倾向于快乐的物种,引导进化过程的自然法则看重的是适应能力,因为只有这种能力才能让我们成功繁殖。

这意味着你是否有能力在竞争中长期存活下来以便进行交配,去争夺你的伴侣,去设法保护你的孩子也能幸存下来。

进化的力量不是特别“看重”我们是否能享受自己的生活,因为享受生活这个过程并不能增强我们生存和交配的能力。只要孩子能生下来只要孩子在出生初期能得到我们的护,在这之后,进化力量就顾不了我们那么多了

但我们还是必须要照顾好自己,尽管大多数人认为大自然能够让人类存活下来是一个不错的安排,但是,我们在存活下来的同时也希望能够享受生活。这似乎没有什么可争议的。然而,我们还是不得不奋斗。

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我有机会观察到很多人的生活状态,他们所有人都认为生活的确很艰难。当然,我的病人有可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群体,但是,难道其他人就没有那些和前来寻求心理治疗的人相同的问题吗?尽管他们没来进行心理治疗,但我还是怀疑他们中大多数人的烦恼就一定比那些接受治疗的人少,也许只不过后者更加主动,更加愿意采取行动来应对自己的问题而已。

别的不说,先看一下周围这些我最熟悉的人,我的每一位朋友、同事和家人,不管他们是否接受过治疗,但他们似乎都一致认同情感问题是他们生活中的一大挑战。

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生活如此精彩,自然世界和人类文化同样是丰富多彩,让人兴味盎然,长期以来,发达国家的人们一直都过着物质富足的生活。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来没有经历过我们在新闻中所看到的那些悲惨事件,如在自然灾害中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家人、受到敌方军队的攻击、在一场可怕的事故中险些丧命,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在经历着大量的压力和情感痛苦的折磨。

我们是不是真的被进化成了一种生来就不快乐的物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这样的。自然法则真正关心的是物种能否存活并延统过去的数百万年,使得人类这一物种能不断繁衍下去的某些****和思维能力同时也给我们这些作为个体的人带来了相当负面的影响。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发生在过去的这样一个例子:

弗瑞德和威尔玛是4万年前曾经生活在东非平原的早期智人他们是从自己的直立人祖先那里经过不断进化而形成的,因此他们有着比较发达的大脑。事实上,他们每个人每天需要400卡路里的热量来维持大脑的正常运行,这相当于他们饮食的1/5

作为生活在一起的配偶,他们使用自己的大脑来做各种各样能帮助他们生存下去的非常重要的事情:进行抽象思维,计划今后的生活,寻找新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和自己的邻居交换物质。他们甚至能够利用空困时间来画一些壁画并做一些石头饰品。

大草原上的生活并不总是样和平静。弗瑞德和威尔玛发达的大脑同样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烦恼。他们担心会遭到犀牛和狮子的攻击:他们会嫉妒自己的邻居能住在更大的洞穴里他们也会为谁应该在大热天去取水而争论不休,在寒冷多雨的日子里,他们会感到很烦躁,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想念有阳光的那些日子,周围事物的改变也会吸引他们的注意当各种长在树上或者埋在地里的水果、植物数量不足,或者找不到自己最喜欢吃的小虫子时,他们就会发愁。

如果有邻居生病或者死去、他们也会难过,因为他们能够意识到这样的事情迟早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有的时候,威尔玛会因为弗瑞德盯着别的女人看而很不高兴,这时她就会不停地要求做爱,这样又会把弗瑞德弄得很烦。有时,他们会想念自已曾经养过的那条狗,它不幸被一只狗咬死了。

就算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他们仍然会想到过去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不幸的事情以及将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幸再次发生在他们身上,尽管弗瑞德和威尔玛现在活得还不错,并且他们的儿子也很有可能就像他们这样生活下去,但他们的心里还是积压了太多的东西。

从某些方面来看,过去4万年间情况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尽管我们的大脑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好处,但它同样不断地给我们带来大量的麻烦,然而幸运的是,曾经帮助过我们的祖先存活下来的某些能力,同样可以让我们开发出有效的方法,来应对思想中的烦恼并增强我们的快乐,而这些方法自从弗瑞德和威尔玛那个时代开始便有幸得以存在。

正念:解决问题的良药

 

正念便是这些方法中的一种,经过数千年的文化变迁,正念已经发展成了一种应对我们思想中的某些自然习性的良药。正是这些自然习性使我们的生活毫无必要地变得更加艰难。正念是一种面向体验的特定态度,或者是一种领会生活的特定方法。

它即有可能缓解我们的痛苦,又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更有意义。它之所以有这样的作用是因为它能让我们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专注于当下的体验,让我们有机会直接洞察我们的思想是如何让我们产生各种不必要的痛苦的。

在我们的思想陷入因为担心受到攻击或担心食物不足而产生的烦恼时,正念练习可以帮助我们重新回到当下这一相对安全的时刻。在我们因为嫉妒或攀比心理而将邻居的丈夫、妻子或住所拿来进行比较时,正念练习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这只不过是一些象征性符号而已,没有什么东西永远都是好的。

当我们的思想因炎热或寒冷无法安宁时,正念练习可以帮助我们明白,真正引发痛苦的是我们的不安宁感,而不是温度本身,即使是在病痛或死亡来拜访我们或者最亲爱的人时,正念练习也可以帮助我们认清并接受自然法则。正念练习在帮助我们清楚观察到我们是如何给自己招致痛苦的同时,也教会了我们怎么样来消除引发痛苦的思维习惯,并代之以更加有益的方法。

不同的文化发展出了它们各自的正念方法,而每一种方法的形成都受到特定哲学或宗教思想的影响,尽管方式上各有不同,但所有这些方法的发展都是用来应对类似于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各种心理问题,在东方度教,佛教及道教等都曾发展了自己的正念方法,作为其瑜伽和排修中的某些练习内容,它们都是用来释放心灵,让人们摆脱非整体性的习惯。

在西方,正念同样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当地美洲人仪式活动中的一个构成要素,它被用来促进灵魂的升华,在非宗教领域,有不少艺术家、运动员、作家等开发了一些类似于正念的练习方法。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获得清醒的头脑以便更好地工作,在各种各样的练习方式中,有的方法很奇特,而有的方法则既简单又实用。

在过去十年左右,研究人员和心理健康专业人员已经发现,不管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正念练习方法基本上都能够缓解各种各样的心理烦恼与痛苦:从普通烦恼、不满情绪、过分敏感的习惯,一直到像焦虑、抑郁、药物用等更加严重的相关问题。甚至在爱情、亲情、其他人际关系以及整体幸福感方面,正念练习的效果也得到了相应证明。

研究和临床实践也在逐渐印证着各种古代文化长期以来所宣扬的这样一个观点:正念能让我们洞察烦恼之源,并为减轻烦恼与痛苦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法。幸运的是,正念同时还是一种几乎每个人都能够掌握的技能。

同样幸运的另外一点是,不少培养正念的方法并不用花费过多额外的时间。事实上,你可以在进行日常活动的同时一如散步、开车淋浴洗碗——来学习并培养正念。如果你也可以腾出一部分固定的时间专门用于正式的正念练习,你将有机会让头脑变得更加清醒,让身体变得更加轻松,最终大大缓解压力,从而更好地去完成自己的工作

免费问答 联系客服QQ

心理咨询流程

福州我爱我心理咨询中心预约流程

地图地址

福州我爱我心理咨询中心地址

福州市鼓楼区五四北路283号天骅大厦1268室

关于我们

福州我爱我心理咨询中心微信